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投资河边走敬畏心莫丢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4:27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投资河边走 敬畏心莫丢

先甜后苦记忆值当留存风来了,猪都会飞。 也许是等得太久,待股市风云再起时,各路资金便蜂拥而至,螺旋式地演绎了这波蛮牛剧情。

“先甜后苦”记忆值当留存

风来了,“猪”都会飞。也许是等得太久,待股市“风云”再起时,各路资金便蜂拥而至,螺旋式地演绎了这波“蛮牛”剧情。

毋庸置疑,这一波“蛮牛”行情,融资盘功不可没。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跌之前,就有机构预期,场外配资被清理的过程中大盘调整将不可避免,但让市场始料不及的是,融资盘的集中离场把调整放大成了“快熊”,并伤及市场根基——信心。

面对突入其来的“变故”,证监会等多部门7月初联合行动,推出稳市“组合拳”,公安部也表态将严厉打击跨市场蓄意做空行为,国家维稳力度空前。近期股市逐渐企稳,信心也在慢慢恢复,但这波短短20多天跌幅近35%的大调整,惊魂余悸,必将为无数投资者所铭记。

在这样的“蛮牛+快熊”行情中,大多数投资者是“先甜后苦”。期货市场上久经沙场的职业操盘手们,对这波行情启动大都毫无准备,不过之后纷纷参与其中,自然有人欢喜,也有人折戟。回过头来总结、反思,尽管每一个人的心路历程和未来规划有所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识:市场永远值得敬畏。

敬畏者留住“收获”

本轮牛市行情启动之时,悄无声息。

经历过2008年的牛熊转换,大鹏对股市伤透了心,由此转战期货市场,专注于趋势交易,近几年在业内也小有名气。他回忆起来略感遗憾:“我多年来关注商品期货较多,在股指上反应慢了半拍,直到去年冬天才介入,第一次入场就开了200多手期指多单。”

去年12月中旬,证监会一纸“查两融”的消息,令市场震动,当日沪深300 指数期货所有合约全线跌停。大鹏的200多手期指多单,之前已有600多万元盈利,但当天不仅全部回吐,而且还亏损了600多万元。

内心焦灼,忍痛砍仓,市场给了出场信号,他一如既往地遵循。

“究竟是一波超级牛市,还是相对2008年的一次超级反弹,我心里没有十分的把握。”于是,这位自感嗅觉还算灵敏的“猎人”选择暂时休息,另寻机会进场。

春节过后,当沪深300指数期货行至3700点附近,时机到来。“10000点没把握,但趋势性行情脉络清晰。”大鹏认为,股指上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一把开了300多手期指多单。

沪深300指数期货涨至4000点附近,行情虽出现反复,但完全在大鹏计划之内,他丝毫没有动摇。

不过,在这之后发生的一件小事,令他提高了警惕。有一天,他去餐馆吃饭,听见邻桌在谈论股市,情绪颇为激昂,言语中像是“小散”。饭后出门,门口的水果摊贩也在谈论股市,驻足听了一阵儿,原来摊贩在股市上也挣了钱。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大鹏心中一惊,感到股市危险了。5月初,沪深300指数期货在4800点附近受挫,迟迟未见突破,因技术上支持离场,大鹏没想太多,一把走完了所有多单,收益超过亿元。

大鹏告诉记者,他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往后再涨,也跟我无关了。”

杨霄,知名期货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资金规模近10亿元,擅长股指期货日内和趋势交易。前些年,他在各项期货实盘大赛上崭露头角,最近几年发行的产品几乎没有失手过,在业内有很好的口碑。

春节过后的“蛮牛”行情,他看在眼里,却一直不敢大规模参与。

“疯涨的都是中小板,有的股票市盈率超过1000倍,这个市场十分不健康。”杨霄回忆说,在沪深300指数行至4800点附近,他根据自己的逻辑,开始在沪深300指数期货上反手做空。

可是,市场迟迟未出现如他预想那样的调整。当他在朋友圈不断发表“熊市论”的时候,不断遭遇朋友们的集体质疑,有的还调侃他,“一定是踏空了行情宣泄心中不满”。

职业操盘手,都有自己的交易逻辑,砍、进场、砍、再进场,反复几次,备受折磨。为了省却移仓麻烦,他索性在沪深300指数期货远月合约上大量卖空。

5390点,杨霄之前耕耘的“田地”遭遇“大旱”。

6月15日,沪深300指数期货冲向这一高位后掉头转向,他的“田地”终于酣畅地迎来了“甘霖”。“这次熊市,将史无前例的残酷。”他当时在朋友圈这样写道,却再没有听到反对的声音。

“蛮牛”行情一旦跌落,便是断崖。他的预言成了现实,不过短短十几个交易日,他的整体收益超过了此前半年。

“沪深300指数在回调至3600点附近时,我选择了沉默,这对多头来说太残忍了,再加上有国家队托底,无论如何都该离场了。”杨霄回忆当时他是如何理性退出的。

两位职业操盘手,不同的理念、不同的交易模式,都在这波“蛮牛+快熊”行情中获得了超额收益。

“能遇到这样的行情,的确非常罕见,但对于职业交易员来说,能捕捉到的话,对自己的交易生涯来说是一次质的飞跃。”大鹏总结说。

幻想者折戟于“黎明”前

在股市“5.28”暴跌事件发生后,沪深300指数期货虽然继续上行,但市场上众说纷纭,分歧越来越大。分歧加大,意味着单边行情难以为继。当时的职业操盘手们纷纷认为,股市调整已成必然。有着“中原股神”之称的李旭东也在公开场合表示,他个人已经清仓,等回调后择机再进场。

当沪深300指数期货行至5000点附近,操盘手吕吴出清了他手中的股票,同时还做了一个当时看似聪明的决定:既然回调在预计之中,那么就先进场少量期指单子,留足保证金,等回调深了再加仓能降低成本,如果回调不深也不至于错过牛市行情。为了开展这个绝妙计划,他准备了充足的保证金。

“分水岭”出现在6月15日。当日一大早,沪深300指数期货冲向5400点,但还未触及这一关口便掉头一路下行。

在股市,习惯了牛市的中小投资者,对行情的调整大都毫无准备,头脑还处在亢奋状态。

随着股市的调整,市场上一些骇人听闻的声音响起,比如“证监会清查场外配资,一旦‘杠杆牛’破灭,资金将慌不择路、引发踩踏,作为套保重地,期指跌停将在所难免”。

面对这样的耸人言论,吕吴不以为然:“这是一波毫无疑问的牛市,最后倒下的一定是空头,我做到坚持就好了。”

吕吴有一位“战友”叫赵民,两人相隔千里,却一起坚持着“万点真理”。赵民拿了8000万元,在一季度沪深300指数期货行至3600点附近入场,当沪深300指数期货到5000点上方时,他的盈利已超过亿元。当时,他非常理智地取出了本金。

赵民令业内最为称道的交易,发生在5月28日那天。那一天,他的盈利回吐数千万元,但他稳如泰山,反而在接近收盘时新开了十几手多单。疯涨继续在演绎,赵民的盈利神话也在继续。

6月15日,股指振荡走低,赵民依然纹丝不动。

更加出乎吕吴和赵民意外的行情,在沪深300指数期货4000点以下。当时场外融资盘已被大量清理,但行情下跌的速度超乎他们预料。按理说,股指应该会止跌并报复性反弹,但在几次小型反弹均未成功后,股市上不少机构开始缴械清仓。

机构“踩踏”的威力,他们两位心里比谁都清楚。

大跌不言底,多头力量在5000点上方已消耗殆尽,而经过“断崖式”跌落,市场信心近乎枯竭,资金也远远跟不上了。

“黎明”前最黑的夜,是6月底到7月初。仅仅6个交易日,沪深300指数期货从4400点跌至3500点,在期货市场经过千锤百炼的两位“战友”,心里备受煎熬,绝望情绪萌生。为了减轻心理压力,吕吴选择在3800点附近减仓,而赵民则在3800点附近继续追加多单。

7月8日(周三),这两位“难兄难弟”心理承受到了极限。当日股市收盘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沪深300指数期货直线下跌200点。他们两个都在这时选择了砍仓。至此,吕吴损失近亿元,赵民的近2亿元“本金+盈利”也损失殆尽。

这种心痛和无力感,别人无法体会。在这一波快速大调整行情中,他们每一日都忍受着煎熬,但同时还怀揣着“V”型反弹的梦想。

其间,他们多次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其内心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感。而这份痛感,或将伴随吕吴和赵民走过整个夏天,走过2015年的下半年。

在这一日又一日的调整行情中,著名私募“清水源 ”曝出清盘消息,期货大佬葛卫东因其多单离场也引发了市场各种猜疑。之后,混沌投资发表声明,澄清公司的产品并未出现所谓的“穿仓事故”,但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即便没有穿仓,但他们的产品盈利大幅回吐是必然的。

套利者“险象环生”

如此的大级别波动行情,对套利资金来说是个机会。

去年12月,“阿尔法套利之殇”,曾让国内整个量化对冲行业蒙上阴影。今年开春,由于中小板股票的疯涨,阿尔法套利家族卷土重来,战绩显赫,可谓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然而,随着单边上涨行情的不断演绎,期指升水限制的频率越来越高。

韩青,做交易已经7年,多以商品套利为主。火爆的股市,让他感觉到商品市场的机会越来越少。逐渐地,他把所有精力放在了股指期现套利、跨期套利上。

今年以来,他的收益相当丰厚。不过,有次令他无比深刻的交易,大概发生在5月下旬。

“当时沪深300期指对现指的升水拉大,在基差达30点时,我习惯性地开进期指空单,同时在股市买进300ETF,没想到之后升水最大拉至100多点,幸好仓位不重,当时留了充足的保证金补仓。”韩青对记者说,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感到“蛮牛”是病,日后必须提高警惕。

业内著名操盘手林波,曾经荣获期货日报举办的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百万元以上规模组”冠军,近年来的交易成绩也非常优异。他和他的姐姐、弟弟,一起管理着规模达30亿元的滚雪球基金,去年因超高收益,在某网站的股票型私募排行榜上位居亚军。

在沪深300指数期货下行至4900点附近时,记者曾致电林波。他当时十分肯定地说,这波牛市已经走到尽头,“接下来中小板、创业板已经没有机会了,但大盘蓝筹还有上升空间”。他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从2015年年初便布局了大量银行股。

的确,行情如他所料,他管理的股票型基金表现出众。在接下来惊心动魄的调整行情中,银行股几乎全线上涨,多数银行股创下多年来新高。6、7月,可谓是林波的收获期。

不幸的是,7月9日早间,滚雪球基金旗下的一只跨期套利产品跌破净值。滚雪球基金在随后的公告中提到,近期的行情极其罕见,因为对流动性风险预估不足,导致这只产品在做跨期套利时遭受重创,一次性损失高达48%。

对此,韩青认为,林波前一日(7月8日)应该是做了反向跨期套利,也就是“卖近买远”,当日应该有所亏损,第二天也就是行情“V”型反弹的那天,近月合约因有国家队力挺而表现坚挺,但早盘远月合约突然砸向跌停,这在期指市场上极为罕见,“当时基差一度超过200点,一旦仓位较重,行情又做反,很容易穿仓”。

尽管“险象环生”,但7月以来,韩青迎来了他交易生涯的“钻石时刻”。就拿7月9日来说,他之前一日做的恰好是“买近卖远”,9日一早就捡到个“大便宜”,持续的大幅升贴水转换,令他的收益曲线“飞”了起来。

重新来过,且行且珍惜

在多部门及时联合行动下,市场恐慌情绪渐退,股市逐步企稳。

不过,市场有种说法,鳄鱼的记忆是7秒,股民的记忆只有6秒。即便只有6秒,也希望这场惊心动魄的行情,能让投资者永记心中,时刻对市场保留一份“敬畏”。

在采访中,吕吴不止一次告诉记者,不仅是股指期货市场,就连已运行20多年的国内股市,这种行情也是极其罕见。对他这一位期市“老兵”来说,这是一种新的历练和成长。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吕吴说,幸好他在仓位和资金管理上有一定经验,虽然损失惨重,但大多是股市的盈利,“之所以出现重大决策失误,主要是因为对行情预估不足,此外,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也犯了心存幻想之忌”。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职业操盘手,吕吴砍仓之后,一直在调整心态,前些天在沪深300指数期货3500点附近再次建立了多单。

“在我的交易体系中,现在仍然处在一个牛市的环境里。只不过,现在我要把趋势拉长到两至三年,未来将是一场持久战,必须小心翼翼,且行且珍惜。”吕吴说。

而原来准备4000点以上建仓的大鹏,则选择了继续休息、坐观“虎”斗。他说,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行情会如此演绎,“虽然现在有国家队托底,但他依然心有余悸,信心不是太足”。

“下半年股市宽幅振荡在所难免,几乎不存在突破5000点的可能性,从盈亏比的角度看,这样的行情我不会再参与。”大鹏对记者说,他依然坚持技术路线,配合交易经验操作,如果大盘能够突破2008年的6124点,他会毫不犹豫地再次进场做多,“我对中长期行情依然保持乐观,不过在大跌后的市场信心恢复期,还是先躲避‘余震’为上”。

在这一波大级别调整行情中,具有双向交易机制的股指期货,也被推至“风口浪尖”。不过,正是因为它具有对冲功能,很多机构在这次调整行情中并没有大肆抛售股票现货 。这一专业的对冲利器,也因此进入了更多普通股民的视野。有专业人士预计,未来股指期货市场,也会像境外成熟市场一样,成为股市各类主体对冲风险的聚集地。

因前期的一系列措施,股指期货近期的成交、持仓有所下降,市场容量有所萎缩。但在大鹏看来,这都不是问题,随着市场信心的恢复,以及大家对股指期货关注度的增加,未来股指期货市场将是各类投资者的避险地,市场容量会越来越大。“这将更加令我尊重和敬畏这个市场。”大鹏说。

gre考试是什么意思

alevel难吗

补习ib

alevel考试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