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烟草广告禁限之争还在继续【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34:50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本报记者 张 磊□

控烟志愿者的喜与忧

“有喜有忧。”说起近期的感受,控烟志愿者田桂峰喃喃道。

喜的是,她的官司打赢了。去年,田桂峰在北京西站北广场看到,北京普正德商贸有限公司店面门脸上方设置了中国烟草总公司广告,广告内容由“中国烟草”中英文名称和图形标志构成。她认为,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十八条以及《烟草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禁止在各类等候室、影剧院、会议厅堂、体育比赛场馆等公共场所设置烟草广告”的规定。

2014年8月13日,田桂峰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举报,要求依法予以查处。结果,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西站分局认定被举报人未经批准设置烟草广告,属于违法行为,要求其拆除“中国烟草”广告,并罚款人民币1万元。田桂峰说:“这是我国首次将‘中国烟草’招牌认定为广告,更是‘中国烟草’招牌第一次被以处罚的名义拆除。”

忧的是,刚刚结束第二次审议的《广告法(修订草案)》。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其关于《广告法(修订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第四条写道:“除了在烟草制品专卖点的店堂室内可以采取张贴、陈列等形式发布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的烟草广告,以及烟草制品生产者向烟草制品销售者内部发送的经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的烟草制品广告外,其他任何形式的烟草广告均被禁止。”这意味着,烟草制品专卖点内将被允许张贴烟草广告。

何为烟草专卖点?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宜群解释,烟草专卖点亦称零售终端,即一切与消费者直接发生买卖关系的烟草经营场所,包括烟草制品专卖店、形象店、示范店,也包括超市、商场、食杂店、便利店中的烟草制品专柜。这些专卖点都是普通公众可以自由出入的场所,属于公共场所。这意味着,如果当前的修订草案最终获得通过,将等同于允许烟草广告出现在公共场所。

“再遇到类似北京西站这种情况,想要维权就很难了。”田桂峰说。

空洞的“严格限制”

这份修订草案被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称作“对烟草广告作出的更为严格的限制”。但在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看来,这是个空洞的“严格限制”。因为对于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只要留下一个口子,就会留下打擦边球的空间。烟草业不仅可以在超市、大商场、宾馆、饭店内广设烟草广告,同时还可能注册其他公司,通过赞助冠名,利用新媒体平台等多种方式,堂而皇之做广告。

在中国政法大学王青斌教授看来,该条款将令未来的控烟法律陷入执法难。《广告法》禁止了室内外公共场所的所有烟草广告,却允许烟草专卖点张贴广告。这样一来,《广告法》中明文禁止的烟草广告,岂不都被这些新的广告形式消解于无形?另外,工商部门一方面要禁止各种烟草广告,另一方面却要批准烟草专卖点陈设与派发广告,这无疑为执法的公正性带来挑战。

云南超轶健康咨询中心一项调查发现,在昆明市主城区中,88%的学校方圆100米范围内有烟店分布,甚至在方圆50米范围内,也发现56%的学校周围有烟店。在北京市某行政区的调查发现,88%的中小学周边有售烟点,而且显示密度高于该区的平均水平。

王陇德说,如果烟草专卖点可以张贴广告,那么其必然利用门楣、橱窗陈列、产品广告、灯箱等各种广告推销方式,让孩子知晓烟草制品,甚至诱导他们成为吸烟者。

最后的救命稻草

2013年《中国烟草年鉴》显示,2012年年底,全国持证卷烟零售户达542.38万户。以2012年全国总人口13.54亿计算,平均每250人就有1个烟草制品零售点。这些销售点几乎无所不在。以北京市为例,每隔25米~80米,就有一户烟草零售终端。吴宜群为记者算了一笔账,540余万销售点,假设每日发送10份广告,就是5400万份广告,一个月的广告量将达到惊人的16亿份。

据悉,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将于近期对《广告法(修订草案)》进行第三次审议。北京协和医学院杨功焕教授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就是要全面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广告只要有一个地方不禁止,其他广告就会往这个方向流去,类似木桶效应。

杨功焕强调,如果修订过的《广告法》不能全面禁止所有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不遏制卷烟终端营销,那么各种禁止烟草广告与促销的法律条文,仍将被烟草业的新策略突破与消解。“因此希望三审时可以把这些问题逐一解决。”

舞动青春

萌三国破解版内购免费

天天爱修仙手游

铁甲突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