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用尸体养育的西瓜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2:59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毕业后,和大多数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我也加入了求职大军,每天来回奔波于各个人才招聘会和人才招聘市场,递出去的简历大多也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参加了好几次面试,至今也没人通知我,唉,估计是没戏了吧。

又是一个无聊的一天,今天又参加了好几场招聘会,参加了四场面试,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南方地区的夏季的到来是如此之快,气温亦是一天比一天高,时值傍晚,路边卖烧烤、卤菜之类的小摊随处可见,买一点吃的回去吧。我这么想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但始终没有找到我想买的。算了吧,去超市吧,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卖西瓜喽......”

现在就有卖西瓜的了?呵呵,看来今晚有口福了。我走到卖西瓜的摊子上,卖西瓜的是一个中年大叔,古铜色的皮肤,额头上已有些许的皱纹,他穿着短袖衬衫,衬衫有四个衣扣没有扣上,显露出他那健壮的六块胸肌。他看到我,憨厚的笑了笑,问道:“小伙,买西瓜?”

“嗯,我看看。你这西瓜从哪来的?现在还没到西瓜上市的时候呢。”

“唉,自家种的。我三月初就开始种了”

我还想多问几句,但肚子却叫着抗议了,我也没再多想,挑了个大的,递给他,他把西瓜往电子秤上一放,说:

“四斤,一斤三块五,十四块钱。”

“四斤,怎么会这么大?”

“我家地里的肥料好啊,西瓜长得自然就好。”

我还想问几句,但急着回家,肚子还饿着呢,给了他钱,匆匆的走了。

回到小区,有几条狗冲着我大叫,还有一条冲着我扑过来,把我吓了一跳,我骂道:我可没惹你们啊,冲我叫什么?!

“小黑,回来!瞎叫什么!最近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小伙啊,对不起啊,吓着你了。”

“没关系的,阿姨。”

回到家,拿出水果刀,切开西瓜,红色的果肉,不是太熟,色泽还算不错,至少看起来是正常的。这么大,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

打开电脑,搜电视剧,我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西瓜,看着电视剧,优哉游哉,心里想着:生活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西瓜的味道还真是不错,挺甜的,闻着还挺香。很快,半个西瓜就吃完了。瓜农说的还真没错,自家种的就是比温室大棚和转基因的好,真想问问他用的是什么肥料,嗯,明天再到他那儿去买。

西瓜还剩一半,等饿了再吃吧。

晚上十点,肚子又饿了,拿出冰箱里剩下的半个西瓜,又开始吃了起来。太好吃了,冰冰的,甜甜的,嗯,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我赶紧停了下来,用勺子舀了一勺西瓜汁,仔细的尝着,有点咸,有点腥,嗯......是人血......

西瓜的果肉突然发出一股腐烂的臭味,我知道那是动物尸体的肌肉腐烂发出的味道,我仔细一看,这西瓜里面哪是果肉,分明是吃了一半的人脑,那我刚才吃的不会是?想到这里,我迅速地跑到卫生间,想把吃掉的全吐出来,可怎么也吐不出来。

回到餐厅,西瓜里的汁水也变成了黑色,发出一股恶臭味。我赶紧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把我带进公安局,交代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做了笔录,让我回家了。

第二天,警察根据我提供的情况带走了那个卖西瓜的大叔。

几天后,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恐怖!某地瓜农用连续几年用人尸做西瓜养料。瓜农说对于地里埋有人尸毫不知情,警方在现场挖出女性尸体一具。据法医经过验尸,得出死者死于三年前,据警方最新调查结果表明死者系本市第一中学2014届高三学生吴文,三年前据其家人报警称其失踪,后来家人与警方多次寻找无果。此案警方正在调查中。

我笑了笑,靠在椅子上,点了一根烟,这是我的杰作,吴文正是我杀的,三年前,她是班花,我几次追求都被她拒绝,弄得我在几个兄弟面前很没面子。

于是我恼羞成怒,和兄弟们合谋,事先得到情报,得知在周三晚上她一人回家,途中需经过一块无人荒地。周三晚自习结束后,她离开学校后,我一路尾随她,我把她打晕,带上安全套,把她糟蹋了。

再将安眠药塞进她的口中,将她装入麻袋中,用绳子绑住她的手脚。安眠药的剂量足够她睡上三天,三天后,即使她醒来也动弹不得,而且麻袋中的氧气也会越来越少,而且没有食物和水,估计她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最后把她活埋,在她的埋葬点钉下了带有符咒的桃木钉,

后来,虽然警方怀疑我有犯罪杀人的嫌疑,但后来又打消了对我的怀疑,原因主要还是证据不足,没有证人口供,证物安眠药和麻袋都是是我自己在家里带的。周三当日我请了假,并通知家里人说我回家,等等所有情况我都考虑到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对我不利的证人证物。

我微笑着回忆着当年我做的一切,如此的完美,天衣无缝,这才算是最完美的犯罪吧。这时,门铃响了,

“谁啊?”

没有声音,我打开门,没有人,地上有一个纸条,上面是用血写的一段字:还记得我么?你不是说要占有我么?这字迹是她的,我太熟悉了。

突然,我感觉身后有人在拍我,我猛地一回头,只见她的脸已腐烂的无法辨认了,空洞的眼眶不时地有蛆虫掉落出来,她张开嘴,大量的蛆虫从嘴里爬出,

“你当初杀我的时候不是说要占有我吗,现在你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我们现在算是真正融合在一起了吧。我现在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们永远地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了,好不好?”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甜美,那曾经是我最想听到的,可如今却是我最不愿听到的声音。

我不明白:为什么桃木钉不起作用啊?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不待我想下去,她向我扑了过来......

你......你别过来......不要啊.......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美女总裁的贴身低手》

《亡魂工厂》

作者寄语:初次写作,有诸多不足,望各位看官大人们口下留情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