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娱乐观陈洁仪失败于赞美出现的那一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37:22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娱乐观】陈洁仪,失败于赞美出现的那一刻

腾讯娱乐专稿(文/韩松落)

《我是歌手》进行到第二期,新加坡歌手陈洁仪被淘汰。她被淘汰,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之所以不意外,不是因为那些在现场观看的观众,在节目正式播出前发布了剧透,而是因为,她刚刚在《我是歌手》中亮相,大量赞美就紧跟着出现,那些赞美,已经预示了她的落败,她败于赞美如潮涌来的那一刻。

赞美和落败之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关系?这种论断,是不是有点费解?但当我们了解了前因后果,就会觉得,那一点都不奇怪。

她成名于1990年代初,先签了新加坡的海蝶唱片,随后签到台湾立得,进军台湾,1995年,香港新艺宝唱片签下了她,至此,她已经在华语唱片的几个重镇,留下了足印,开端有势,布局漂亮。尤其是加入新艺宝之后,随即推出专辑《逼得太紧》。这张专辑,在当时是前卫之作,在今天看来,也都不算落伍,音乐浓艳强悍,MV拍得很有范,时隔二十年,依然记得画面上青绿的色调,以及荆棘丛里纠缠的身体。她的音乐表现,立刻引起张学友的注意,他邀请她参与了《雪狼湖》的演出,后来还曾和她有过几次合作。这样一张履历,高端大气,咄咄逼人,所以,她和郭峰于1993年合作的那首《心会跟爱一起走》在1990年代末突然走红时,人们都会有违和之感,她不该出现在这样一首歌里。

如果那时就有《我是歌手》,或者说,她在这样的盛年,参加《我是歌手》,能够收获的,未必是赞美。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强者是有害的,弱者是无害的,强者的有害,未必表现为鱼肉乡里欺男霸女,他们春风得意、浮夸的生活场景,会对我们形成冲撞,强者的存在就是有害的,就是冒犯,弱者却恰恰相反,他们的存在是对我们的褒奖。1990年代的陈洁仪,参加《我是歌手》,会被黑得很惨,就像邓紫棋初露峥嵘时,所引起的那些质疑。

但陈洁仪却在入行十几年后,萌生退意。2004年,她在海蝶出了一张名叫《东湾土星》的专辑,随后表示“无限期退出中文流行乐坛”。《东湾土星》是专辑名也是主打歌的名字,听起来很奇怪,但它其实是“Don't want to sing”的近音,歌词里,也藏着一个疲倦的灵魂:“唱完这首歌/真的/就不想再唱了/甚至麦克风/感觉到/我已很伤神/每一次唱着/所谓意境美的情歌/受够了/唉时代已变了/唱歌 /还要讨好别人。”显然,让她感到伤神的,不是“讨好别人”这件事,演艺事业,本就是一份悦人的工作,问题在于,十几年过后,她还困在这份悦人的工作中。

她去美国休整了几年后,于2007年加入伟达公关(Hill&Knowlton),这是一间世界著名的公关公司,曾经参与过好几届奥运会的公关工作。尽管两年后她辞职,再度复出歌坛,但这几年的搁延,已经说明了她的内伤。不过,《我是歌手》热衷于搜罗的,就是这样的歌手:因为倦意,在黄金时代退出,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故事,一旦重振声威,这就会是一个传奇故事。

但陈洁仪终于在第二期止步,尽管在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惋惜和质疑,但看过现场的观众表示,她两次的演唱,都有许多走音破音,我们所听到的那个婉转细腻而且精准的声音,其实是修音的结果,毕竟,现场比赛,是要凭借现场表现来定输赢的。乐评人耳帝和梁欢,也对陈洁仪和其他歌手的演出,有公正的评价。

这是技术层面的失败,更大的失败是,她所在的以港台为核心的那个文艺输出基地的失败。从前,因为内地的长期封闭,港台流行文化生产者成了受益者,将近三十年时间,他们享受着这种封闭带来的红利,但内地的文艺市场,终于渐渐崛起,北上成了风尚,如果文艺市场也是一个类似股票那样的资金池子,必然有板块轮动,如今“中”字头崛起,别的板块必然进入漫长的熊市。《我是歌手》和其他类似节目里,内地歌手总的获胜,因此生成了必然。

所以,陈洁仪必然获得赞美,从她走上这个舞台开始,人们就知道了结果,知道了她在这场倾城之恋中,所扮演的角色。赞美于是作为补偿机制出现了,涌向她,给她抚慰。她败落于赞美出现的那一刻,但对那些命定的胜者来说,赞美是多余的。强者只需跟从,无需赞美,弱者无法获得跟从,仅余赞美。我们总是把跟从留给那些不可能赞美的人,又把感情投向我们不可能跟从的人。

所以,当我喜欢的人,遭遇万人敌意时,我甚至会为他们感到几分欣喜,例如王菲因为她和谢霆锋的复合被唾骂时,我一边觉得触目惊心,不敢相信时代竟然倒退到这个地步,一边替她高兴,她依然强悍,依然可以冒犯到众人。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山西专用仪器

长沙玩袋

安徽电动堆高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