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斋藤义龙美浓蝮蛇斋藤道三之子

发布时间:2021-01-11 16:33:56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斋藤义龙:美浓蝮蛇斋藤道三之子

早年时期

斋藤义龙,美浓的蝮蛇斋藤道三之子,于1527年7月8日(大永7年6月10日)生于美浓国。母亲是曾经担任土岐赖艺妾侍的深芳野,幼名丰太丸,义龙是在道三成功把美浓守护土岐赖艺放逐之时出生的,因此在江户时代又传出义龙为土岐赖艺遗腹子的流言,但根据斋藤义龙生前留下的信件,都是承认道三为其父亲,据传迅速激化成父子间严重矛盾的因素就是道三与女婿织田信长在正德寺会面后所说的一句话:"看来我的子孙也只能为上总介牵马为奴了"(此话为轶闻,道三是否真说过这句话无从考证),这句话引起了义龙的强烈不满,虽然信长是自己的妹夫,但是从小得不到父亲认可的义龙更不会承认这个别家的年轻人是比自己更有能耐的人物。

义龙的不满令原本就在怀疑他是否是自己亲生子的道三愈加反感。当时道三对义龙的评价是“无能”、“器量不足以担任战国大名”,因此道三暗中决定要把家业传给义龙的弟弟,不料此事被义龙的忍者探知,知晓道三不让自己继承家督之位,义龙决定先发制人。

长良川之战

天文23年(1554年),在国内治理饱受争议的道三想出了隐居暂避的对策,将稻叶山城、美浓守护代的官职和斋藤家家督临时托付给义龙,弟弟孙四郎和喜平次则得到道三的宠爱,作为嫡子的孙四郎(义龙为侧室深芳野所生,是庶出长子)很有可能作为最终的继承人选,加之另一个弟弟喜平次获得幕府名门一色氏之姓,改称“一色右兵卫大辅”。道三尽力为两个弟弟铺设前程而完全忽略义龙存在的举动,使义龙感受到了自己渺茫的未来。直到此时,道三和义龙之间的矛盾终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弘治元年(1555年)年底,义龙假装病倒。第二年年初,义龙拉拢经常在弟弟身边的叔父长井道利共谋大事。接着义龙假称病危,有话要交代给弟弟们,于是孙四郎和喜平次被召到私宅会面,由长井道利使计让两人将兵刃置于室外,见面之后在座的人故意将孙四郎和喜平次灌醉,由义龙身边的家臣日根野弘就以夸赞刀具为借口趁机将二人杀害。事至此,义龙正式与道三决裂,道三听到消息后十分惊恐,立刻舍弃稻叶山城,逃奔美浓山中,夺取了稻叶山城的义龙开始讨伐追杀斋藤道三,此事得到了西美浓有力国人“美浓三人众”的支持。

斋藤道三在鹤山布阵与义龙对峙,此时道三的女婿织田信长也带兵渡过木曽川和飞騨川,在大良(岐阜县羽岛市)的户岛、东藏坊布阵,试图支援岳父。20日,义龙的部队向长良川南岸移动,道三也率军下山,沿北岸移动,两军开始正面交锋。由于国人众的支持,此时义龙拥兵达17500余人,道三却只能动员到2700余人。

交战开始,由于兵力上的优势,义龙军决定先发制人,由家臣竹腰道镇发起突击,然而对手虽然兵力处于劣势,但统帅者毕竟是美浓蝮蛇、久经沙场的斋藤道三,道镇虽勉强将道三本阵冲乱,然而最终在道三的从容指挥下,道镇的第一波进攻还是败下阵来,道镇本人则当场战死。

眼看首战败北,义龙决定亲自带兵渡河。此时义龙军中长屋甚右卫门向道三军发起单挑,道三手下柴田角内应战,两军对峙的场面,形势千钧一发。混战在所难免,然而道三的军队终因寡不敌众而瓦解。另一方面,义龙料到织田信长会派兵前来支援道三,所以早已部署兵力在木曾川岸边阻拦织田军。

一代枭雄斋藤道三最终被义龙手下长井忠左卫门道胜活抓,由小牧源太刺伤道三小腿使其不能逃走,又收缴其兵器,之后发生长井道胜与小牧源太争功的小插曲,最终小牧源太割下道三的鼻子为证,以下克上而成为战国大名的斋藤道三最终也因下克上而死,享年63岁。

义龙看到部下送来的道三首级时感慨万分,留下一句“我已身负不德之罪”之后便决定剃发出家,法号范可(或饭贺),据说范可是中国唐朝一名有弑父经历的官员,义龙以此表示自嘲。然而范可的故事实际上连中国的历史资料中都查不到相关的记载,对于范可之名的解释最早见于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另外,根据《美岐阜市史中世 古代?中世》、《美江寺文书》等文献资料的记载,义龙在道三被杀之前的弘治元年(1555年),已经开始使用“斋藤范可”之名发布政令。因此“范可”可能只是单纯的法号道号而已,并无自嘲之意。

大良河原之战

长良川之战的胜利鼓舞的义龙军的士气,鉴定完道三首级后,织田军的动向引起了义龙的注意,义龙军向大良河滩移动,两军便激战于此。织田方面的山口取手介和土方彦三郎战死,义龙军中的千石又一则被森可成刺中膝盖而撤退。双方互有伤亡,战局陷入胶着,然而织田军终究还是收到了道三已兵败身死的消息,已然无心恋战的织田军最终在当时的新式武器——铁炮的掩护下渡河撤退。

美浓之主

上任之初,义龙首先清剿了道三余党明智氏,接着义龙又在美浓推行了以贯高制为基础、以安抚国人为目的的一系列政策,同时引入家臣合议制(宿老制),将权力分化,这些政策有别于道三时期的高压集权统治,缓和了国内各势力之间的矛盾。

之后为了避开弑父的污名,同时为了加强统治,义龙在担任大名之初便改姓一色氏。此举得到当时的征夷大将军足利义辉的首肯。至于为何改姓一色氏,则有非常深远的政治目的。首先义龙之母深芳野据说为足利一门丹后一色氏大名一色义远之女(也有说是一色义清之女),而一色义远曾任尾张知多郡和海东郡守护之职,这给义龙讨伐织田家无形中提供了一个微妙的大义名分。其次,义龙不单自己改姓一色,还把自己的家臣团桑原、安藤、日根野、竹腰等都全改为一色氏国人之姓,包括延永、伊贺、·氏家、成吉等,这次集体改姓攀亲不单巩固了自己的家臣团,同时提高了自家的地位和名声,密切了本家与室町公方的联系,实为一举多得之策。

在针对织田家的计略方面,由于道三在临终之前送了一封信给信长,大意是说信长不必发兵援助,美浓就作为女儿斋藤归蝶的嫁妆送给织田信长了。因为道三之死使信长与义龙间的冲突急速增加,为了先发制人,义龙拉拢反信长同父异母的庶兄织田信广一同对付信长,觊觎织田家家督之位的信广很快就倒向美浓的义龙,两人约定由义龙佯攻信广镇守的守山城,然后信广向信长求援,趁信长出兵居城清洲城防守空虚之际加以夺取。没想到此计被信长看穿,他按兵不动稳守不出,令义龙和信广大失所望,就在义龙命令斋藤军退回美浓后,信长却突然出兵攻打织田信广,信广战败降伏。

永禄元年(1558年),斋藤义龙被册封为治部大辅;第二年(永禄2年)又被任命为足利幕府相伴众,获得战国大名的名分。之后预测到织田家和浅井家的日后将形成的威胁,义龙决定与南近江的六角家结盟,并于1561年初应六角义贤之邀联合攻击浅井家,然而带病出征的义龙终究不敌当时风头正劲浅井长政,联军在美影寺川战败。

斋藤家在义龙当政时代,斋藤义龙以安藤守就、氏家卜全、日根野弘就、竹腰直光、日比野清实、长井卫安建成六宿老体制辅佐国政,但领内的豪族也在此时屡屡爆发内战,如北美浓的远藤家跟东家在永禄二年内战,在远藤氏获胜後,斋藤义龙在文书默认远藤家对北美浓的势力圈。而与安藤守就结亲的竹中重元、竹中重治父子在永禄元年灭了岩手信冬、在永禄二年跟不破光治开战,後来又灭了九门太郎。东美浓的苗木远山家也跟织田家结亲。在桶狭间之战时苗木远山家跟浓尾两国边境的松仓城主坪内利定也都出兵帮助织田家。织田信长也在永禄二年扶植鷲见城鷲见氏重回北美浓,暗中跟远藤家保持联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斋藤义龙为了对付织田信长算无遗策,却没料到夺走他生命的并非他在战场上的任何一个敌人,而是无形无影的病魔。在劝诱织田信清倒戈后不久,义龙就得了当时无药可医的绝症—癞病(也就是麻风病),永禄4年5月11日(1561年6月23日),在被加封为左京大夫不久之后,义龙在病痛的百般折磨中病殁,只留下一个还未来得及实现的梦想和一首“三十余岁,守护人天。刹那一句,佛祖不传”的辞世词,时年三十五岁,死后葬于美浓国常在寺(今岐阜县岐阜市常在寺)。

身后之事

义龙死后,年仅14岁的嫡子斋藤龙兴继承了家督之位,根据义龙临终遗嘱,龙兴恢复了斋藤姓。斋藤家臣们接二连三地投靠到织田家,斋藤家的力量在慢慢被瓦解。虽然斋藤家与织田家在此6年间在军事上互有胜负,但是思想尚处稚嫩的龙兴还是输给了信长周密的怀柔攻心之策。最后在1567年,织田军占领美浓稻叶山城,斋藤家在美浓的统治就此结束。顺便一提,毕竟龙兴继任时只是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将其定义为昏君未免残酷。

紫禁城漆业

瑞安市诗涵织带有限公司

大型豆芽机

东莞吊装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