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寻找花瓣的落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7:46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罗珲是电信局的电报快递员。电报是渐近末势的一种电信业务,现在很少有人再用电报传递信息了,但礼仪电报却使这种堪称“古老”的电信方式维持着一线生机。

尤其是这几年城里人都喜欢赠花,每逢新年圣诞、春节元宵,以及说不清数不尽的父亲节、母亲节、男孩节、女孩节、情人节……罗珲都会忙上一阵子,把鲜花和祝福的电文送到人们手上。也许就是这件工作,使他对鲜花有了感情。他会小心翼翼地照料每一朵玫瑰,每一朵康乃馨,照料好每一片承载着美好心愿的娇嫩花瓣。每次礼仪电报译出,他马上打电话给不远处的花店,接电话的总是那位声音特别清脆的女孩。十几分钟后,她就会将罗珲指定的花束或花篮送到邮局门口。罗珲会骑在摩托车上等她,她捧着鲜花,轻轻放在车前铁篮内,罗珲摆摆手,就出发了。配合默契,高效神速,从没出过任何差错。

时间长了,罗珲渐渐觉出,女孩带来的花越来越丰美,花朵的选择配置乃至插花的方式方法,越来越有品味。有次早上出发前,他忍不住开了句玩笑:“这么美的花,真想有人也送我一束。”当晚下班,他骑着摩托刚出电信局楼后的通勤门口,猛地看见那位花店女孩捧着一束花站在路边。

“喂,下班了,没预约嘛!”罗珲放慢速度,驶近女孩,

原想开句玩笑就走的。不料那女孩径直走过来,双手将花递给他,还认真地说“:不是你早上预定的么?怎么,我送不行吗?”

罗珲这才想起清早自己那句冒失话,连连说:“行,行,当然行。”

就这样,罗珲与这位送花女孩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女孩名叫百合,人也像百合一样清纯。花店只是一个窗口,她还在郊区经营着一处花棚,店里的花,是她棚里自种自植的,而切花、插花都是她亲自动手做的。

“哗,原来还是大老板呢,想不到。”知道了这些,罗珲半是调侃半是敬佩地说,“这么多事,忙得过来吗?”

“棚里有技工,我只是偶尔去料理一下。”百合谦逊地腼然一笑,“其实,花儿这东西,只需要你用心去照料,”她随手拍拍心窝,“她自己会长,会开的。”

“嗯,说得对。”罗珲觉得百合这女孩可不像她原来想的那么简单。

大约过了三个月,一天临近下班时,罗珲突然收到电报员的译电,要他立即将花篮和生日贺电送到市内一所大学的女生寝室,交给一位名叫百灵的女大学生。他刚想抓起电话,译电员告诉他,不必打电话了,送花篮的人就在门口等他。他飞快发动好摩托,来到门外,果然见百合捧着一只特别美丽迷人的花篮站在道边。时间紧迫,他未及多问,收妥花篮,一挥手便驶入了车流。

他按着电报上的地址,顺利地找到了那所大学,那座女生宿舍楼,传达员用无绳电话通知了收件人百灵。罗珲站在中厅等候,大学女宿,男生是不能上楼的。“哒哒哒”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如鸟鸣般响起,接着传来一个十分熟悉,异常清脆的女孩声音:“谁找我?”还没等罗珲感到诧异,一个女孩便出现在他面前。罗珲刚问了句:“你是百灵?”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因为他看见跟前站的明明就是刚才送花的百合,他再瞪大眼睛,又看看,一点不错,千真万确是百合。

女孩接过花篮、电报,又扫了一眼电报,说了声:“谢谢!”转眼又像出现时一样飞快地消失了。

这一宿,罗珲只顾狐疑猜测,根本没睡多少觉。第二天他早早来到局内放好摩托,立即抽身去了百合的花店。

花店早已开门,百合正在给刚刚送到的鲜花喷水。罗珲不吱声,只一个劲儿绕着百合细看,身体、脸型、眉眼、头发,丝毫不差,只是身上衣服不同。

“看什么,大清早怪怪的。”百合被罗珲看得有些羞。

“你到底叫百合,还是叫百灵?!”罗珲终于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哦,哈哈哈”百合一下明白了,笑了起来,“不错,昨天也是我的生日。可我不叫百灵,只叫百合。”

原来,百合与百灵是一对孪生姐妹,百合比百灵早出生只十几分钟,是姐姐。她们的父母是郊区的花农,一家四口,原本日子挺好的。可是,在姐妹俩初中毕业那年,父母雇长途汽车去外地送花,不料车在一处盘山道上失去控制,父母连同司机和一车鲜花全部葬身深谷。姐妹二人失去亲人,悲痛万分,但悲痛流泪不能代替一切,生活总要有人料理。只早出生十几分钟的百合挑起了生活的重担,而在百合的劝说下,妹妹百灵继续在求学之路上深造。六七年光景,姐妹二人都长大了。百合细心得像无微不至的母亲,照料妹妹,照料花棚,照料花店。妹妹百灵则像一只轻灵的小鸟,自由翩飞。百合这种身世和行为,使罗珲从内心深处感动,他觉得自己决不能错过这么美好的女孩。他有意识地接触百合,三番五次约她出去吃饭,但百合都婉言拒绝了。

“难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

“没有,别误会。”

“那我配不上你吗?”

百合的脸颊飞红,“我,其实我很喜欢你,要不,那次,我也不会主动送花给你。只是现在我不能和任何人拍拖,我要尽一切力量供妹妹上学,完成学业,完成父母的遗愿。”

“哦,要等。”

罗珲放心了,赶快说:“没关系,我等。”此后,二人时常见面,罗珲不再提什么要求,但尽一切力量用心照料百合。就像百合说的那样,他相信总有一天他的这株爱情之花会长大,会开放的。

过了半年光景,一天罗珲照例在收到礼仪电文后打电话给百合,可电话没人接,罗珲又打了几次,还是没人接。他感到事情不对,连忙跑到花店,只见店门紧闭。罗珲急了,出了什么事?但他手边没有百合别的联络办法,家、花棚在什么地方,他都不晓得,只好耐心等待。可意外地,一天、两天、三天,花店没开门,百合也没有任何消息。罗珲再也耐不住了,他想到自己掌握的惟一线索,那就是百灵。他立即骑上摩托,飞快地赶到那所大学,来到上次那间前厅。传达员奇怪地瞅瞅罗珲,说:“你找百灵她住进医院去了!”

“什么?”

“车祸,重伤。”传达员回答。

“住哪间医院?”罗珲焦急地问。

传达员翻了翻记事本,告诉了他医院和病房号。

罗珲连夜赶到医院,找到了百灵,可她浑身缠满绷带,昏迷不醒,没有找到百合,也没人知道她在哪儿。罗珲等了许久,但最终还是失望而归了。第二天清晨,他来到电信局,译电员交给他一张纸,还有一个他送了这么久花都没见过的精美花篮。他瞥了一眼手中的纸,那不是平日的译电纸,而是一张普通的信笺,上面是手写的字迹,看到头一行,罗珲立即紧张地读了下去:

“罗珲:

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但到今天,我仍然无法按照自己的心愿,说声‘我爱你’作为回报,我只能把这最后一篮鲜花送给你,它是我一生的爱和全部的心。花朵也许会凋谢,花瓣也许会飘落,但我的心会永久属于你。

不要寻找花瓣的落点,那没有意义。

百合即日”

罗珲的头都要炸了,他骑车飞奔百灵所在的医院,但医院的人告诉他,百灵昨夜转院了,去哪里不清楚。罗珲懊丧地连连跺脚,恨自己为什么中途离开,现在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百灵姐妹。于是,他骑着摩托车在市内飞奔,一家一家医院查问,直到深夜时分,才在一家部队医院找到这一对孪生姐妹。原来,百灵受伤过重,生命垂危,只有这家部队医院可以动手术,但必须移植人体脊髓和一只肾脏。百合与百灵是同胞孪生,她决定用自己的脊髓和肾脏来挽救妹妹的生命。为了交足手术费,百合将花棚、花店全都卖掉了。罗珲来到医院时,手术已经结束了。

两个月后,百灵康复出院了,可百合却由于意外的免疫系统缺损,没能闯过这道生死线,永远告别了人世。

罗珲参加了百合的葬礼。他买了许许多多深红色的玫瑰,站在百合的遗像前,用手掰落花瓣,又用手洒着花瓣,他默默地、长久地注视那些花瓣在他指间滑落,在空中飘动、打旋,最后落在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

【解语】

爱情的轨迹飘忽不定,真有点像在空中随风而动、难觅落点的玫瑰花瓣。

因为爱情一半靠心灵,一半靠命运。

心灵或许由你自己掌握,而命运却从来只靠机缘而定罗珲和百合的爱犹如鲜花一样纯洁神圣,他们彼此都深爱对方,但是,一桩更为神圣的使命,使这对年轻恋人永远无法品尝爱的滋味。

花瓣飘转,花瓣飞落。

谁能断定属于自己的那片花瓣最终的落点?

花瓣落在你的掌心,你就小心呵护自己的幸福。

花瓣在最后一刻落入流水,飞漂远去,你就合掌祈祷:让命运带给她幸福。

万一不幸,花瓣在空中簌然消逝,也不必悲伤,那可能是她最圣洁的归宿。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