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警示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砖银行提升五国话语权促世界金融秩序改革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4:42 阅读: 来源:警示牌厂家

金砖五国(中国、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15日发表的《福塔莱萨宣言》宣布,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对此,境外媒体评论称,成立金砖五国开发银行将提升金砖五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成为催促世界金融秩序改革的动力。

金砖银行提升金融话语权 彰显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

香港《文汇报》16日发表社评称,中国拥有明显的政治经济优势,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落户上海,彰显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对促进金砖五国及新兴国家的互利合作、共创多赢具有重大意义。

金砖银行总部为何设在上海?《文汇报》分析道,在金砖五国中,中国积极坚定地推动构建合作机制,国家的综合实力雄厚,上海有条件作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的首选地。上海作为中国建设中的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和贸易中心,具有国际贸易和国际结算的独特优势,上海自贸区已经启动“先行先试”的改革,未来数年上海将成为人民币全球交易清算中心。把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中国新兴大国的形象。

对于金砖国家的整体实力,香港《星岛日报》在16日的文章中称,近年来,金砖五国已成为应对金融危机、带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文章还引述清华大学学者何茂春的话说,金砖银行的成立意味着五国实质性合作开始落地,“今后展开更多更紧密的务实合作也就顺理成章”,等于为金砖国家“点砖成金”。

减少对西方金融组织的依赖 促进金融秩序改革

台湾《联合报》的文章将金砖银行的成立形容为与美国“打对台”,文章称,成立新的开发银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融资,是有意和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打对台”。

对于国际金融体系,新加坡《联合早报》在16日的社论中指出,战后形成的由美国和西方工业国家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话语权全在美欧国家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如今都已无法有效操作,也无法满足新兴大国的需要。世界金融风暴更暴露了现行体制的弱点。改革在所难免,但举步维艰,金砖国家筹集开发银行和应急基金,功用不仅在于自保,也可成为催促世界金融秩序进行必要改革的动力,有其正面的意义。

对于金砖银行的深层意义,香港《文汇报》的文章称,随着金砖五国开发银行运作成熟,更多新兴国家也可受惠,减少对西方所控制的国际经济金融组织的依赖,必将为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文章认为,二战后世界经济秩序控制在西方国家手中,包括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均被七国集团垄断,金砖五国始终未能扩大在这些国际组织的份额。金砖银行的出现,代表着新的世界经济秩序开始,成立金砖五国开发银行,正是建立公平合理国际金融新秩序的体现,增加新兴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推动国际平衡发展。

《香港商报》的文章也指出,金砖国家人口、资源和市场三大优势是任何发达国家所没有的;同时,尽快启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对于金砖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能够建立可持续的、长期风险防御机制。(中新网)

行长和选址落地印中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前,之前争议最大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资金分配份额问题已经达成共识,而银行总部的选址和行长人选的讨论格外激烈,甚至有与会官员表示可能本次会晤无法就此问题达成共识。

对于银行总部的选址和行长人选,中国印度在这两者上的竞争最为激烈,南非也参与其中。

据 外媒报道,俄罗斯财长安顿•谢鲁阿诺夫此前曾表示,银行总部的选址问题预计将在上海和新德里间做出选择,并确定银行行长人选。7月10日,俄罗斯总统助理 尤里•乌沙科夫透露,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已决定将总部放在上海,并已经写进峰会文件中。但7月11日,南非贸易与工业部长罗布•戴维斯在媒体吹风会上,却对五国已就总部地点作出最终决定予以了否认,表示约翰内斯堡也在争取成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总部所在地。

最后金砖五国还是如期就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银行总部落户上海,首个区域办公室设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行长在金砖国家中轮流产生,首任行长将由印度提名。

对 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副院长蒋先玲表示,上海具有国际贸易和国际结算优势,开展了自贸区的现行试点,并且一直着力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和贸易中心,未来几年将要建成人民币全球交易清算中心。这些都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定位和宗旨切合,具有独特优势。随着银行落户上海,中国将在其中发挥更大的作 用。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除了金融上的影响,还有战略上的深度合作。例如巴西铁路建设,就可以向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申请贷款,中国也可以通过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输出自己在基础设施建设的经验和技术,金砖五国可以通过银行加强彼此间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战略的合作和优势互补。同时还为中国目前 庞大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提供了新的选择”,郭田勇称。

巴西驻华大使瓦尔德马尔•卡尔内鲁•莱昂就曾公开表达了巴西与中国合作的强烈愿望,表示希望巴西基础设施领域能够吸引更多中国投资,中国铁路建设方面的人才和企业可以帮助巴西解决铁路建设,在这一领域双方可以开展很多大型项目。

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正式敲定的同时,包括中国巴西在内的多位官员均承认,金砖发展银行还有很多细节有待讨论。

多位专家认为,目前虽然资金总量和分配份额已经达成共识,但在货币媒介选择、功能定位和兼顾平等效率,以及如何与区域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进行区分并展开合作等具体事宜上,都需要继续讨论。(21世纪经济报道)

盐城工作服设计

保安制服制作

肇东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